Nike SHOX 归来
然而这并不是唯一的一双。
2017-12-22   By yy  

耐克机械缓震的梦想始于1984年,也正是那时,耐克开始了以优化能量回弹技术为目标的生物机械实验。刚开始时,耐克设计师和工程师在跑鞋的中底添加了钢制弹簧,想试验它能否提升跑步效率。一年后,他们试验了一款多层叶片式弹簧鞋跟,想看看能否找到最佳的缓震和平衡点。在之后的整个80年代,他们都在不遗余力地对各种合页和机械柱体进行试验。直到1997年,采用双片式泡沫柱体结构的原款Nike Shox终于诞生了,并最终在2000年被众多运动员穿在了脚上。不计其数的试验和难以忘怀的审美风格让这双球鞋在许多鞋迷心中始终保持着高度的地位(包括之后在其基础上推出的众多篮球鞋、跑鞋、训练鞋和网球鞋),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广告中鞋子走起来发出的“啵、啵”的声音给人们带来的无限乐趣。

如今,Shox以新的形象归来。最新的设计在今年三月从零开始,利用八个月的时间将概念成型并且制造鞋款,同时计划2018年正式推出。这双鞋的设计过程是耐克有史以来少有迅速的设计之一,也印证了耐克的专业技术和加速产品上市的能力。

亚伦·库珀(Aaron Cooper)、格雷格·汤普森(Greg Thompson)和布莱恩·法里斯(Brian Farris)三位参与的90年代产品设计、工程设计和市场营销的经验也为这一过程提供了很大的动力。库珀之前曾参与过一款Shox产品的设计(Shox BB4),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汤普森和法里斯一直都是他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这次他们三人一起设计出了这双鞋的最新款Nike Shox Gravity。

“毫无疑问,我们的经验帮助我们加快了设计过程,”库珀说道,“我们只需要根据数字或二维信息就能从经验做出决定,快速推动我们前进。”

彼此的信任和他们的经验在这一过程中至关重要。就像库珀所说的,他们三人在过去已经“失败”过很多次了,这为他们节省了很多时间。此外,他们的经验也帮助他们把这些短时间内设计出来的原型精确地转换成现实中的产品,例如产品在现实中的贴合性、触感以及测试。

库珀、汤普森和法里斯在三月份提出了关于这双鞋的初步概念,4月19日便开始着手设计。刚开始他们在俄勒冈州比弗顿耐克全球总部,利用耐克快速开发原型的能力,迅速地把他们最初的概念变成了工厂级别的产品。用库珀的话来说,从耐克全球总部到工厂,这两点之间过程的一致性意味着“我们可以拿出一款看得见,摸得着的产品,迅速地摸清它的分寸,同时生产出一款我们可以穿在脚上的鞋子。”

在这一过程中,本能的认知也在帮助他们。“我们制作的样鞋是12码的,因为格雷格和我的脚都是12码,”库珀说道,“所以我们不需要依靠其他人的信息就可以做出决定。作为产品创造者和运动员,我们根据自己的个人经验,直接地一对一地设计这款鞋子。”有趣的是,汤普森也曾是耐克麾下的一名铁人三项运动员。

在最新款Shox的设计过程中,创造一种独特的鞋内体验是三人的首要目标。“不管什么时候,当我们设计出一款创新产品时,我们应该为人们带来新的体验,这是最重要的事情,”汤普森说道。 

跑步者的反馈突出了两种独特的感觉,帮助设计师确定了他们希望创造什么样的体验。首先是轻盈,一位运动员对它的描述是“当你从新鲜松软的雪地上滑过时那种飘然的感觉”。南加州的跑者希望这双鞋子能够复制他们站在冲浪板上的感觉,他们说他们想“在人行道上体验冲浪的感觉”。

最新款Shox的设计对感觉和审美的侧重是相同的。“我觉得以前我们太执着于Shox的四个圆盘带来的视觉效果。现在我们知道体验才是最重要的,”汤普森说道。

库珀补充道,“这双鞋与布鲁斯·基格尔最初的理想和意图非常接近,我们回到了叶片式弹簧底的设计。”

不妨把这双鞋想象成一个等式:鞋板+圆盘+柱体+外底=一个一体式结构,每个部分共同作用创造最终的穿着体验。“我们创造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足下体验,同时确保了鞋面出色的贴合性和包裹性,”汤普森说道,“这双鞋所带来的体验比之前任何一款鞋都更加完满。”

对库珀来说,这双鞋也代表着“从汲取运动员洞见到穿到运动员脚上,从一张白纸到最后的产品,耐克有史以来最迅速的设计之一”。 

然而这并不是唯一的一双。库珀和法里斯主导这一项目,汤普森则帮助推出25双不同设计版本。这些鞋款将在2018年初随Shox Gravity发布,稍后还将推出更多配色。


分享:
0条评论
相关推荐
0.076000s